如果蜗牛有爱情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如果蜗牛有爱情 >
更多

第11章 他的眼中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第11章 他的眼中

许诩在专业上有自己的倔强和傲慢,但身为警察,对于规则和命令,她从来都是严格执行的。尽管季白的要求有点不近人情,但她不会想到去反抗上级,甚至可以说有点“逆来顺受”。

所以第二天一早,她还是按时出门。抵达运动场时,天是黑的,路灯还亮着。跑道上阴森又空旷,隐约可见三两个人在黑暗里跑步。

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就见一个人影从浓浓的暗霾中跑到自己面前。

是季白,应该刚到没多久,没有汗味。

光线很暗,他的轮廓有些模糊,声音却清晰有力:“昨天跑了几个圈?”

许诩:“五个。”

“今天十个,速度不能比昨天慢,我会计时。”丢下这几句话,他继续朝前跑去。

许诩默了一瞬间,拿起水瓶喝了一大口,跟了上去。

当然,说是跟,其实季白很快就没了影。等许诩跑了小半圈,沉稳而迅速的脚步声从身后逼近。

光是听着那极富节奏感的呼吸声,都能感觉到男性躯体在运动中释放的力量。相比之下,许诩的跑步根本没有存在感,步子小、呼吸轻,她一低头,就看到季白一步跨过自己两步半的距离,超了过去……

“这圈不算,太慢。”淡淡的声音从黑暗中远远飘来,许诩一僵,郁闷的跟了上去。

等许诩跑完十圈的时候,天色已经大亮,累得气息都微弱了。至于季白跑了多少圈,她已经数不清了,反正最后两圈的时候,他已经停下了,也没看到人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她甚至有点怀疑,他是不是真的在计时。

休息了好一会儿,许诩才拖着灌铅般的双腿,往运动场外走。走到器械区,却见季白跟一个男人坐在那里。听到她的脚步,两人都转头,季白一脸笑意朝她招手:“许诩,过来。”

那笑容分外柔和,令本就出色的容颜,在阳光下透出几分璀璨的光华。

许诩看他一眼,目光转向那男人。

男人看起来五十余岁,中等个头,头发花白,面目慈祥。对她说:“你好,许诩。听说队里来了个很有潜力的新人,没想到是这么娇小的姑娘。”

许诩:“严队长,你好。久仰大名。”

男人笑意加深:“果然很机灵。不过你既然是小季的徒弟,应该叫我师公。”

这人正是已经退休的前任刑警队长,姓严,也是季白当年的师父,霖市著名的神探。许诩以前听说过他,再根据他的年龄、说话语气,推测出身份。

当然,季白温和得像要滴下水来的笑容,也说明了一切。

“师公好。”许诩老老实实喊道。

严队见她双眼澄澈,不卑不亢,生出几分好感,笑着对季白说:“你这个徒弟乖巧聪明,好好带。她是女孩子,不要太严厉了。”

季白笑:“这个我自然知道。”

许诩默然。

严队听说许诩是学犯罪心理的,很感兴趣,问了几个问题,许诩一一作答。严队又着实夸了她几句。毕竟面临的是警界曾经的传奇人物,许诩被说得有点脸红了。

严队察言观色,递给季白个眼神,意思是这姑娘也太单纯了。

季白原本安静听着他俩对话,收到师父的眼神,这才看向许诩。这一看,倒是微微一怔。

太阳已经升起,晨光微黄而明亮。许诩站在他俩面前,原本苍白的皮肤,在阳光下白得近乎透明。但小小的脸颊,却有一片均匀的绯红色透出来。那红色本不深,可她的皮肤看起来薄得脆弱,那红色仿佛血一样就要滴下来。甚至连雪白的小耳朵都是红的,润润的颜色,仿佛碰一下就会沾到手上。

而她微垂着脸,神色有点局促,眼睛却是一如既往的清黑而平静,就像两弯浅浅的小溪,静静映照着日光。

原来,倒也耐看。

许诩见季白眸光疏淡的望着自己,似乎没有其他指示了,就规规矩矩朝严队鞠了个躬:“师公,那我先走了。下次聊。”

严队一直微笑目送她走远,转头对季白说:“难怪你不嫌麻烦,肯带女徒弟,看来是很优秀。”

季白抬眸看了一眼,刚好看到许诩拐出运动场门口,含笑答了句:“她倒没添什么麻烦。”

***

午休的时候,许诩睡得天昏地暗简直是天经地义。上班铃响都没听到,还是姚檬推醒她,很可爱的问:“没事吧?你看起来好像被人暴打过一顿。”

许诩萎靡的答:“差不多吧。”

刚打开电脑,警局内部UC(内部通讯系统)就弹出一条消息,对话人是赵寒。

许诩问过他运动场的状况,所以他知道了季白的训练。加之许诩上次被挟持,他一直内心愧疚。因此特意来鼓励。

赵寒:“魔鬼特训感觉怎么样?”

许诩回:“的确魔鬼。”

赵寒:“哈哈!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!季队这是为你好。”

许诩:“我知道。”

赵寒:“别的女警羡慕都羡慕不来。”

许诩:“为什么?”

赵寒打上一句也是很随意的,愣了一下,回:“因为头儿长得帅。”

许诩:“因为他帅,所以想要被他折磨?她们喜欢受虐?”

对面座位上,赵寒一口水喷了出来。

其实许诩的思维和语言都是很直白的,说的话也仅限于字面意思,“折磨”指代的就是让她感到倍受折磨的跑步;“受虐”指的就是心理学上很严肃的受虐体质的概念。但在赵寒这样的普通男人看来,她的话实在太劲爆了。

类似的事,以前也发生过。

高中时大家对于男女之事还是很羞涩的,有一天放学后,几个女生留在教室里私下八卦,说怀疑某某女生,跟某某男生,“已经发生了不正当关系”。因为当时许诩也在,其中一个跟许诩关系还不错,很兴奋问她怎么看这件事。

许诩不认识她们说的两个人,只能就事件性质发表看法,答:“性是一种动物本能。”

连“做”都不好意思公开提的女生们,当即被震住了。

……

这边,赵寒颤巍巍的回了个:“你……”

许诩回了个:“?”

刚打完问号,就听见一道不紧不慢的声音在身后响起:“许诩,来我办公室。”

许诩转头,就见季白端着个杯子,还冒着热气,大概是刚从茶水间回来。居高临下的扫她一眼,转身走进了办公室。

许诩没觉得说了什么过分的话,但被季白看到她在评论他,感觉还是有点不太对,立刻起身跟进去。

刚坐下,季白就瞥她一眼,不咸不淡的说:“按我的标准,晨练只是热身,正式的折磨还没开始。”

许诩:“……”

季白翻开一份文件丢给她:“这是上级要的一份报告,明天下班前做好交上来。”

许诩接过,翻了翻,问了几个不清楚的地方。季白刚要作答,手机却响了。

是个重要电话,他拿起电话起身,示意许诩等一会儿,走进了隔壁的小会议室。

他没说让她走,许诩自然老老实实坐着等。一小会儿就把文件翻完了,季白还没回来,她百无聊赖的抬头,四处看了看。

正是午后时分,阳光从大扇窗户投射进来,将地板涂成金黄温暖的颜色。连带水磨大理石桌面,仿佛也染上阳光干燥的味道。

季白办公室的椅子,也比外面舒服,又宽大又皮实。许诩在阳光中坐了一会儿,就有点犯困了,往椅背上一靠,放松的阖上眼沉思。

季白打完电话,刚走进办公室,就看到许诩已经睡着了。

小小的身子蜷在宽大的椅子里,头微仰着,双臂搭在扶手上,动作姿态如同中年人般老成。脸色看起来有点差,清黑的眉微微皱着,仿佛带着深深的倦意。

看来小不点的确是累坏了。

季白看了她几秒钟,放轻脚步,回到座位坐下,点了根烟,慢慢抽着。

给她十分钟。

***

然而许诩不到一分钟就醒了。

是被翻动书页的轻微窸窣声惊醒的,睁眼一看,就见季白不知何时已经坐在对面,英俊的脸庞微垂着,一手夹着根烟,一手在翻看文件,没什么表情。

她并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然而上班时间在上级面前睡着,对她来说,实在太过了。尤其还是这么严厉的季白。她的后背当即一阵冷汗,脸刷的白了。

季白头也不抬,慢悠悠的问:“对我办公室的睡眠条件还满意吗?”

于是许诩的脸色更难看了:“对不起。”

以为会迎来季白更严酷的批评和嘲讽,谁知他话锋一转:“刚才你还有哪里不清楚?”

许诩一怔,说了工作上的疑问。季白一一作答,却没再提她睡着的糗事。

***

总体来说,季白回来的第一周,许诩过得生不如死。每天无论精神和身体都累得筋疲力尽,下班到家倒头就睡,食量也明显增大。

许隽看到她卒郁的样子,自然心疼。但他本身是个意志坚韧而勤奋的人,他认为磨练对妹妹有好处,所以也不多言。只说既然事业失意,就要争取情场得意,这周五给她约了相亲对象,优质IT男,务必准时到场。

到了周五早上,许诩好容易完成了十个圈的伟大任务,坐在小会议室吃早餐的时候,问季白,周六日还要训练吗?

季白答,你周六日不吃饭吗?

于是许诩就无言了。

到了下班的时候,许诩整个人已经蔫下来。但因为晚上的相亲早就约好,她只能想,早点见了,完成任务,回家睡觉。

她直接去了局里停车场,许隽专程来接她。刚下地库,就看到季白从另一个通道走出来。

“许诩!”清亮的声音,是许隽,穿着黑色精良的西装,正坐在他的奔驰里,眼中带笑。只是看到她身上简单的衬衣休闲裤,皱了眉,“你就穿成这样去相亲?”

许诩低头看了看自己:“这样?”

许隽就不做声了。许诩转头:“季队,再见。”

季白居然也往她身上扫了一眼,点点头,走向旁边的车。

许诩走过去,许隽给她开了门,有点意外:“你上级?”

她点头,刚好看到季白开着黑色别克经过。很普通的车,他也没看他们。

***

灯火初上时分,黑色奔驰在车流中穿行。当许隽把车停在“院落”门口,许诩还是敏锐的察觉出不对劲。

院落,本市低调但出名的私人会所。几年前,许隽赚到人生第一个百万时,豪气万千的带许诩来吃过一次饭。后来许隽来得勤,许诩自然不奉陪。

但是与IT工程师相亲,来“院落”是不是大张旗鼓了点?

眼看许隽悠悠闲闲迈着长腿往里走,许诩:“你站住。”

许隽当然明白她在质疑什么,面不改色的自圆其说:“IT公司总裁,当然也算IT人士——不能因为人家职位高,就歧视人家。”

许诩蹙眉:“首先,总裁属于管理人员,不属于技术,不是我指定的类型;其次,这个类型的人,性格和心思一般比普通人复杂,工作也更繁忙。难道你希望我面对一个动荡而聚少离多的婚姻?”

许隽也敛了笑,答道:“首先,这个人我接触了一段时间,并不像一般富家子胡天胡帝,是个有担当的男人。许诩,感情不是刻板的事情,不是靠分析、预测就能成功;其次,你今天既然来了,就要给我这个面子,至少把这顿饭吃完。”

许诩不说话了。

许隽以为她生气了,心想自己是不是说重了。刚想放软语气,许诩却点头:“我接受你的说法,进去吧。”

许隽一愣,笑了,摸摸她的头发:“接触接触,不合适你就踹了他,管他是总裁还是小兵,我妹妹喜欢最重要。”

许诩点头:“废话。”

两人走向预定的雅间,远远只见风格古旧的黄色窗棂,窗纸洁白如雪。一室清雅静谧中,一个年轻男人端坐在桌后,手边是一壶清酒、一炉檀香。门上白瓷风铃叮当作响,男人抬起头,看着许诩,微微一笑,露出雪白的牙齿,俊朗的容颜在灯火夜色中,有种柔和的清隽。

叶梓骁。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