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蜗牛有爱情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如果蜗牛有爱情 >
更多

第42章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第42章

事态紧急,提萨开一辆军用大卡,带上许诩和二十多个兵,火速往那边赶。

天色已经全亮,晨光照得整条街明晃晃的。远远便见烟光之处,人影绰绰。沿街许多窗户大开,住户探头张望。

到超市跟前的时候,火已经熄得差不多了。昔日洁白宽敞的商铺,此刻灰黑破损、烟尘弥漫,满地都是倾倒的货品和玻璃碎片。

——

手机依然没信号——以前发生过手机信号遥控的爆炸案,所以这次爆炸一发生,军方就切断了通讯网络,避免爆炸再次发生。信号不知何时能恢复。

其他刑警也没出现——他们今天都有监视任务,并不能随时脱身,也许他们也不会轻举妄动。加之通讯不通,要联络上还需要时间。

许诩和提萨暂时只能靠自己。

提萨点了一队兵,对他们低语几句,又拍拍每个人的肩膀。士兵们点点头,一个个转身就往超市里冲。围观人群看到这架势,议论声更热烈了。

许诩一个人在马路中间站定,面前十几米处是狼藉的超市,背后是嘈杂的人群,侧面相隔不远的十字路口车来车往……所有纷杂的画面和声音,仿佛同时涌进她的脑子里。

她首先注意到的,是停在超市对面马路上的季白的车。这让她心头一跳,立刻深呼吸凝神静气,继续搜寻。

超市周围没有血迹,也没有其他可疑痕迹。她又绕到后巷,微微一惊——超市后门半掩着,地上、墙面溅有斑驳血迹——这里发生过厮打。

许诩回到马路上时,士兵们已经彻查了整个超市——里面没人,也没有伤者和尸体。这让许诩和提萨稍微松了口气,但心依旧紧紧悬着。

士兵们开始盘问路人,看能否找到目击者。

——

超市地处闹市区,人口密集,很快有了线索。

爆炸发生时,一位清洁工人正好在超市后巷附近打扫。他说:“我看到有人在巷子里打架。七八个人,拿着铁棍,打两个男人。”

这印证了许诩的推测。她拿出手机,翻出季白的照片,又从资料袋里拿出周成博的照片给他看。

“对,被打的就是他们,身上都挂了彩。我怕惹麻烦,就先去扫对面街了。过了一会儿听到爆炸声,我往这边一看——那几个拿铁棍的,拖着两个浑身是血的人,上了一辆面包车。”

——

清洁工人记住了车牌号。很快,士兵就在相隔两条街的一家赌场后巷里,发现了这辆面包车。

提萨和许诩坐在街头的一辆小车里,透过望远镜,只见赌场后门守着两个彪壮大汉,而面包车车门和地上,依稀残留着血迹。

这个赌场,也是噜哥集团的主要据点之一。

提萨看着许诩:“我的人不能进去,只能等你们的人过来。”

博彩业在迈扎城合法。当初为了最大程度招商引资、消除投资商的疑虑,总司令对商会承诺:除非受命执法,克钦军人永不踏入赌场。而现在,正式的抓捕命令还没下达,所以提萨不能进去。

太阳已经很大了,灰白的水泥地面,仿佛也冒着丝丝热气。许诩看着赌场大门,那里不少人进进出出,嘈杂的音乐、闪烁的霓虹,大白天透出一种浮躁的繁华。

“不能等。我进去找他。”

真的不能等。

清洁工人并没有看清被拖走两个人的脸,可能不是季白,但也可能是他。

许诩几乎可以肯定季白避过了炸弹,七八个打手应该也不是他的对手。

可是,今天他身边多了个周成博要保护。而且他没有枪——这里不是大陆,这里的黑帮核心成员,几乎人手一枪。

如果今天露面的是噜哥这样的大头目,许诩就不会进去。因为噜哥绝不会轻易动一个警察。

但偏偏是那些喽啰。他们嚣张而狂妄,心智并不成熟,更容易犯下愚蠢凶残的罪行。

等待援兵也许只要十几分钟,可代价也许就是季白受尽折磨,甚至是他的命——她怎么可能让这种事发生?

在提萨和士兵震惊的目光中,许诩从包里拿出帽子和墨镜戴上,又喝了口水,推开车门,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几名打手守着的赌场大门。

——

许诩猜的没错,季白的确避过了炸弹。

当时周成博刚想拆包裹,就被季白拦住:“别碰。”

周成博看着他凝重的神色,也明白过来。可炸弹这种事对他来说,实在是电视剧里才会发生,顿时惊出一身冷汗:“不会吧……那怎么办?扔出去?”

季白摇头:“不能碰。”看一眼正步出超市大门的邮政员,低声说:“从后门走。”

——

缓缓推开安静的铁灰色小门时,季白让周成博站在身后,自己则侧身立在门边。果不其然门一打开,一条黑色铁棍凌空砸下来。季白眼明手快,一把抓住那人胳膊,反手“喀嚓”一声扭断。那人吃痛惊呼,季白抓起他的头就撞到墙上,顿时头破血流,昏死过去。

生死关头,季白下的全是狠手。身后又有一人挥刀砍过来,顷刻也被他打倒。

周成博喊:“去我车上!”

“不行!”焉知包裹不是幌子,真炸弹或许就在两人的车上等着?季白环顾一周,低喝:“跟着我!跑!”

两人刚跑出几步,就见七八个大汉,手持铁棍砍刀,站在巷口。大概没想到两人这么快会跑出来,那些人都是一愣。为首一人立刻伸手从腰间拔枪……季白俊脸紧绷,眼神狠厉,一声暴喝:“警察!”声音浑厚凶悍得令所有人心头一震。

那人也被惊得手一顿,就这一分神的功夫,季白已经欺身上前,擒住他的手腕,空手夺枪,一脚踹在他的膝盖骨上。

其他人见状,手里家伙全朝季白招呼过去,季白顿时浑身挂彩。身后的周成博被这一幕激出了血性,扭住一个大汉厮打起来。

——

许诩没有料到,清洁工人也没有看到的是,季白和周成博最终击退了这伙歹徒,从巷子里逃走。被炸弹炸伤、最后被同伴拖走的,是后门被季白打倒的两个歹徒。

季白带着周成博跑了两条街,才打了辆出租,直赴专案组下榻的旅店。这时季白才知道,许诩和提萨出去找自己了。

等他一路找到赌场所在的那条街,另外两名刑警也刚刚到,而提萨脸色难看的看着他:“季,许坚持进去找你,已经十分钟了……”

——

许诩走进赌场,先去柜台换了一堆筹码。柜台经理见她一个小姑娘,不由得多看几眼。许诩笑着挥了挥手机:“没信号。一会儿我妈会来。您能带她进来找我吗?她穿白色上衣、红色裙子,挎一个LV的包,很好认。”

经理顿时笑了:“没问题。”

许诩先去玩了两把骰子,然后目光落在台子周围一个年轻保安身上。其他保安面相都挺凶,懒洋洋的目光淡漠,或者没什么表情。唯有他时不时面带笑容,挺精神,保安服崭新。

“哥,能给我买瓶红茶吗?”许诩递了个筹码给他。筹码是一百块,保安当她是出手阔绰的富家女,当然乐意。

很快把水买回来,许诩没赌了,坐到边上休息,又问他:“你是山东人吧?咱们是老乡。”

那人听到她的口音,面露惊喜。

过了一会儿,许诩说:“阿志哥,洗手间在哪里?”

阿志说:“我带你去。”

许诩想了想说:“不要了。我妈一会儿会来,你让她在这里等我。你们经理认识她。”说完朝柜台后的经理挥挥手,经理看到,也笑着朝小姑娘挥挥手。

阿志想原来你认识经理,点点头,给她说了方位。过了一会儿,还跟边上的保安说:“这是我的老乡,经理的朋友。”

许诩在洗手间呆了一小会儿,就推门出去,没有回营业大厅,而是拐进后面的办公区。

她敢只身进来,并非无的放矢。

一是她看起来年纪小,不容易引起人注意;二是她这些天负责后勤,早把每家赌场的平面图记得滚花烂熟。赌场后面一般都有间“接待室”,用于对付还不上赌债的顾客。季白如果被抓回来,多半被关在那里。

只要找到他,她就能救他。

——

通往“接待室”的走廊上,守着一名打手,看到她蹙眉拦住:“这边不能过。”

许诩微微一顿,低下头,声音有点抖:“我来还赌债,刚刚在门口问了个叫阿志的先生,他说他不清楚,让我进来找老板。”

打手一愣:“谁的赌债?”

许诩答:“我哥的,叫陈阳,前几天我接到电话,说欠‘大富华’20万,我过来送钱……”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。

打手又愣住了。‘大富华’是另一家赌场的名字,隔了几条街,这家叫‘大富豪’。赌场取名都求好彩头,在迈扎央富华富豪富乐都有。他想这小女孩肯定是听错了赌场名,20万啊……

打手把她带到一间小办公室里,还给她倒了杯茶:“你在这里等着,我去找老板。”

他的身影刚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楼梯上,许诩就轻手轻脚推门跟过去。走廊里很静,她眼尖在墙边发现了两滴血痕,心头一抖。

终于到了“接待室”门口,门开了一条缝,隐隐传来男人的咒骂声和呻~吟声。

许诩深吸一口气,用力一把推开门。

门大大敞开,许诩跟屋内站着的几个男人面面相觑。

她快速扫一眼床上两个血肉模糊的陌生男人。

“呃……叔叔,厕所在哪里?阿志说在这边。”

几个男人都沉默的盯着她,其中一人抬手指了指走廊另一头。

“谢谢!”许诩一脸窘迫的替他们带上门,转身,快步往外走。

太好了,不是季白。不是季白。

她心头紧压的一块大石倏地放下,全身仿佛都有一阵暖流淌过。

眼看就要到走廊尽头,只要拐一个弯,就能到营业大厅,身后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和呼喊声:“哎!别走!”

许诩脚步一僵,回头。

是之前去通报老板那个打手,他狐疑的看着许诩:“你去哪里?老板说让你上去。”

许诩看他一眼,怯怯的说:“对不起,我搞错了。刚才在你办公室看到,你们是‘大富豪’,手机没信号,我用了你的座机,打了大富华的电话。他们说马上派车到外头接我。对不起,打扰了,谢谢你。”

打手再次愣住了——老板的意思是先把钱收了,回头谁还认识谁?可这小姑娘居然给大富华打电话了,大富华是另一帮势力开的,现在还要过来接人,大家井水不犯河水,这钱还怎么吞掉……

他发愣的时候,许诩朝他又感谢的鞠了躬,刚要转身,就见接待室的门推开,几个男人走出来。

听着那些男人们跟打手正低声交谈声,许诩脚步更快。

“等下!你是怎么回事?”有人喊了声。

许诩后背刷的冒出一层冷汗,双腿也有点发僵。

她已经走到了拐角处,这里没有灯,光线阴暗,通往营业大厅的门紧闭着,那头的吵杂人声隐隐传来。咫尺之遥,却像隔着云端山海。

是跑还是继续骗?

就在这时,斜刺里猛的伸出只手,牢牢的抓住了她的手腕。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阴影中闪现。季白英俊的脸铁青而紧绷,沉黑的眼就像化不开的浓墨,深深看她一眼,牵着她转身就走。

许诩脑子里一懵,任由他牵着往前走。原本有些发冷的手,在他温热有力的大掌里,仿佛也变得灼烫起来。身后的那些穷凶极恶之徒,瞬间变得不足为惧,不值一提。她竟全身放松下来。

明明暗暗的光影里,他的侧脸坚毅而沉默,他的身形挺拔如山,他迈出的每一步,都像踏在她的心上。一种难以言喻的悸动,缓缓的在她心头蔓延,蔓延到躯干四肢血脉里。而她的心,突突的凌乱的跳动着。

走廊上几个男人都跟季白交过手,看到他都是一惊。有人骂了句“操”就想冲过来,

季白冷冷的一回头,极轻蔑的看他们一眼。

竟像是被他气势所迫,又或者是白天被打得太惨,那几人一时僵住,无人上前。

季白牵着许诩,一直走一直走,两个人谁都没说话。穿过走廊,出了赌场后门,交握的双手已经是满满的汗水。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